极速飞艇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生活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精品栏目 新闻早知道 通告公示

视觉永城

相关栏目: 视觉永城 永城事 永城人 关注三农 经济资讯 直击大项目 政法前沿

太丘老君堂:再现道教文化之韵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27

 豫东平原,黄淮腹地,有古镇太丘。在太丘及周边地区,长久以来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要慌,不要忙,二月十五老君堂。”曾经废弃20余年的太丘老君堂仍香火不断,而近年来择址新建的太丘老君堂,让千年盛世美景得以再现,更值得我们静静聆听、细细品味。

太丘老君堂:再现道教文化之韵

太丘老君堂:再现道教文化之韵


展重生之美
  闻名遐迩的道教圣地太丘老君堂坐落在太丘镇崔楼村,占地近10亩,分为牌坊、山门、东西偏殿和大殿,建筑古朴、典雅、庄重,院内、四周广植桧柏灌木,堪称园林建筑。
  老君堂前的“道德真源”石牌坊高8米、宽12米,名称源于太上老君曾于太丘桑林静心悟道,此地乃“道德真源”。石牌坊距山门33米,取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意。山门名为“弘道宫”,东西跨度12米、高8米,与石牌坊相同,供奉有风雨雷电四神,栩栩如生,气势恢宏。
  穿过山门,进入老君堂院内,只觉豁然开朗,又是一重天地。老君堂建筑统一采用古式门窗、青铜配饰、青石地板,宽敞明亮,庭院地上种植奇花异草,空中道教幡旗飞扬,院中央至大殿前安放有金属及石质香炉5具,大殿左右两侧分别置有铜钟和大鼓。老君堂道长杨理云说,老君堂自古声名远播、极为灵验,信众香客众多,新建成时庭院内几乎一无所有,这些大型器物都是由信众香客自发捐赠。
  老君堂东偏殿为灵官殿,殿中供奉着赤面髯须、金甲红袍、三目怒视,形象极其威武勇猛的道教护法神将王灵宫;西偏殿为财神殿,供奉的是左持元宝、右执长鞭、黑面浓须、全副戎装的道教天官上神、武财神赵公明。老君堂道长崔宗光说,王灵官为道教第一护法神,司掌收瘟摄毒;赵公明能够驱雷役电,呼风唤雨,更能为信徒保命解灾,为道教的重要护法神,重建老君堂时修建二殿供奉两位上神,寄托了太丘人民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
  随两位道长走入大殿,只见西墙为老子圣迹图,东墙是道德经全篇。大殿正中,太上老君端坐于青牛之上,面目慈祥,两侧分列四位弟子,即庄子、文子、关尹子、列子。不同于一般老君像手持蒲扇或拂尘,这尊老君像手托捧着一柄玉如意,蕴含着一个太丘当地流传的“得青牛拂尘换如意”的故事。据说,太上老君在太丘桑林静心悟道时,于嵩山所得的坐骑松精木牛在睢水偶遇上古瑞兽“兕”。因二兽都为青牛模样,话不投机间,你来我往缠斗起来。松精木牛不敌,只得化为太丘陈仲弓祠前的大松树。太上老君为防兕今后再次伤人,用金刚镯把兕的独角给磕了下来,用两根竹笋代之,又把拂尘接在了兕受伤的断尾上。从此,兕化为板角青牛,驮着老君游方布道;老君把兕角做成如意,以替拂尘。
  太丘镇退休干部齐庆林说,老君堂自1958年以后就没有道士了,新的老君堂建好后,为了加强管理、发扬道教文化,太丘镇工商联会长洪利福等人请来杨理云道长和崔宗光道长主持老君堂日常事务,负责接待信众、游人、香客和社会各界人士。杨理云为全真第22代传人,广传全真教法,主持老君堂事务以后已度弟子30余人。二位道长现在常住老君堂内,平常事务较多时他们的弟子们会轮流来帮忙。

忆往昔岁月
  太丘老君堂曾多次重修,亦多次损毁,但第一座老君堂建于何年何地,至今已无从考究,当地老人普遍认为始建于2500年前。据说,太上老君的化身老子由鹿邑去山东沛国曾途经太丘讲学传道,后辞官归隐,骑青牛过函谷升天成仙。当时的百姓传其掌金木水火,管风调雨顺,使五谷丰登、百业兴旺,遂集资兴建老君堂祭之。据说自从太丘建了老君堂,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很少遭受自然灾害。从太丘镇流传的俚语“宁舍爹和娘,不舍老君堂”中,可见老君堂在太丘百姓心目中的神圣地位。据齐庆林介绍,现存于太丘中学院内的老君堂旧址是明代建的,后多次重修。有据可依的是1903年崔楼村已故老人崔吉才的祖父从山东请工匠精心修复过老君堂,以及1947年崔楼村村民集资最后一次重修。
  永城地区解放后,政府在老君堂旧址旁修建了“老君堂小学”。后来,小学扩建成了太丘一中,房屋把老君堂围了起来。再后来,老君堂的大殿成了教师们的办公室。洪利福说,群众对学校占用老君堂颇为不满,认为老君堂保一方平安,占用大殿对老君不敬。但时值反迷信风气正浓,且建学校也是为子孙后代好,就出现了一种现象——旁边学生书声琅琅,庙内教师勤恳办公,周边地区群众络绎不绝地在老君堂前焚香祈福。
  1966年“文革”开始,“破四旧”运动来到了太丘。据齐庆林介绍,当时太丘的“红卫兵小将”多为本地和临近乡镇在太丘一中上学的学生。当小将们放话要拆老君堂时,往往聚在一起还没走到老君堂,大部分就在路上陆续被家长提溜着耳朵领回了家,剩下的也在群众的阻拦下罕有“建树”。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群众不敢大张旗鼓地阻拦,并没有爆发冲突。就这样拆拆拦拦两年过去了,老君堂拆除事件最终以红卫兵拆毁了太上老君及其弟子神像,砸碎了庙外古碑,老君堂继续作为教师办公室使用告终。“神像虽然毁了,但并不妨碍群众祭拜。老一辈群众对老君堂的信奉是极为虔诚的,即使后来被房屋围了个严严实实,也不耽误群众祭拜。”齐庆林说,“红卫兵自拆毁神像后,未动老君堂一砖一瓦,至今仍保存完好,相对于永城地区被彻底拆毁损坏的众多文物古迹,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
  老君堂的神像被拆毁了,因老君堂而兴的老君堂庙会自然不会幸免于难。“不要慌,不要忙,二月十五老君堂”,说的就是老君堂庙会。老君堂庙会历史悠久,早在明朝,每年农历二月十五太上老君诞辰这天,豫鲁苏皖等周边省份的文人志士、道家学者、善男信女都前来朝拜老君,烧香还愿,祈求福寿安康,并进行物资交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年一度的老君堂庙会。齐庆林说,老君堂庙会在民国时期极盛,豫鲁苏皖方圆八百里商客皆会于此,名震中原。当地的老百姓,无论贫富,每年一次的老君堂庙会是必赶的。纳履踵决的寻常老百姓即使只在庙会给孩子买了一串糖葫芦,心中也是充满了喜悦和自信,因为他们坚信拜过了老君爷,这一年一定能五谷丰收、全家安康。但当时老君堂庙会作为豫鲁苏皖四省结合部数百公里内最大的庙会,集商贸、文化、宗教于一体,每次都长达10天,摊贩以老君堂为中心摆满方圆500米以上,也为学校教学造成了不少麻烦。
  “文革”初期,太丘革委会强制废除了老君堂庙会,不过,一年一度的庙会依旧红火,群众、商贩仍然络绎不绝。当时,红卫兵每到庙会期间就组织干部驱赶商贩,但他们这边一走,那边立马又摆上了,打起了“游击战”。虽然老君堂庙会的传统保留了下来,但年份一久,外地商贩越来越少,也就渐渐没落了,以每年持续一天的松散形式保存了下来。

兴道家文化
  位于太丘一中内的老君堂旧址草木繁茂,建筑形式为中国传统的庙宇式结构,堂开三间,虽陈旧仍保存完好,90年代以后被学校废弃了,近些年进行过修缮,两通功德碑分立左右。历史研究人员依据有关文献推断,太丘镇第一座老君堂可能始建于唐宣宗大中年间,由时任永城主簿的姚铤与太丘乡贤共同捐资修建。
  太丘镇老干部办主任蒋红梅曾在太丘一中上学,对老君堂感情甚笃。她说,太丘一中于2006年再次扩建并拉起围墙,但围墙上留了小门方便群众进出。后来围墙旁修建了食堂,小门被堵上了,老君堂彻底被围了起来。“老君堂旁建了学校以后,太丘人一直称学校为老君堂,群众也照旧来老君堂烧香祈福。但老君堂被完全封闭以后,很多群众只能在围墙外面向老君堂祭拜,重建老君堂的呼声渐渐高了起来。”
  近年来,太丘镇党委、政府立足优势,确立“以文兴镇”的发展战略,注重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强力打造历史文化名镇。借此东风,为传承道教文化,恢复久负盛名的老君堂及庙会。2011年,太丘镇工商联牵头成立了老君堂建设协会,面向全镇及太丘籍在外人员募资,不足两年时间就筹款近300万元。“老君堂的影响力毋庸置疑,尽管未在原址重建,但群众仍非常支持。募资很顺利,我们边筹边建,两年就建成了新的老君堂。”洪利福说,“我们还斥资20余万元修缮了老君堂旧址,重塑了太上老君及其弟子神像,因为想要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就要先保护好那些旧的遗存。”
  新建的气势宏伟的太丘老君堂,已成为太丘镇道教文化和旅游观赏胜地,并借此连年成功举办太丘老君堂文化庙会,恢复了昔日老君堂庙会每届持续10天的盛况。庙会期间,八方商客游人来到太丘,拜老君、逛古会,促商贸物资交流,使太丘成为了永城西北文化商贸中心,各种文化活动和民俗表演,亦为当地群众奉献了一道道丰富的文化大餐。太丘老君堂文化庙会成为了盛况空前的文化盛宴和物资交流盛会。据太丘镇宣统委员郭琼介绍,太丘镇当前以争创国家AAA级旅游景区为目标,因地制宜开展旅游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已把老君堂列入规划之中,老君堂成为了太丘一张靓丽的文化名片。
  古太丘钟灵琉秀,老君堂见证历史。道教文化是太丘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积淀着太丘人民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已在方方面面打下深深的烙印。道教文化,将为促进太丘文化和经济发展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成为太丘人民特有的精神财富。

责任编辑:jryccm
极速飞艇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生活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精品栏目 | 新闻早知道 | 通告公示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

诚信网投开户 飞速赛车平台 九度彩票 湖北快3走势 极速3分彩 极速3分彩 德国时时彩 极速快乐8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